怀念父亲

2018-03-29 17:58:00来源:新宝GG彩票作者:张卫华

  

  父亲在别人眼里,是一名普通的驾驶员;他的一生没有轰轰烈烈,只有平凡;而在我们眼里,他是一位伟大的父亲。

  一

  父亲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曾在村里当过会计。上世纪50年代初期,由于家乡三年自然灾害,父亲和很多人一起离乡背井,坐着火车来了新疆。父亲一进疆时,就遇到了自治区交通厅大规模招录驾驶员,他被录用了,分配到喀什六运司工作,1972年又调到喀什日报社,这一干就是32年,1992年10月光荣退休。

  父亲有4个儿子,他一生乐善好施,因缘际遇,收养了一个女儿,一直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我们兄弟也把她当亲姐妹一样对待。一家7口人全靠父亲来养活,在他的节衣缩食下,我们兄妹从小就过得无忧无虑。

  儿时,最大的快乐,就是父亲给我们理发,我们从没有到街上的理发店去理过发,都是父亲给我们理的。由于家中孩子多,每个月到街上理发的钱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为了节省开支,父亲自己买了推子、剪子,于是家中的小院常常出现这样一幕:父亲给我们围上白色的围布,他左手拿梳子、右手拿推子,一板一眼、认真地给我们理发。其他孩子围在父亲身边,专注而好奇地盯着父亲的动作。父亲就像一个神奇的魔术师,一会儿就把我们变得干干净净、精神焕发。

  孩提时,我们还有一项乐趣就是听父亲讲故事。父亲是小学文化,讲不出高深的道理,但他小时候在老家经常听评书,脑子里装了许多经典故事,父亲总将那些故事讲得绘声绘色。

  童年时候,特别是每逢夏季,父亲在家时,为了让我们快快地把作业做完,用给我们讲故事作奖励。每天黄昏,他总是把小院提前打扫得干干净净,洒上一点水,小院里就散发着细微的泥土清香。放学回家后,我赶紧做完作业,围在父亲身边听他讲故事。我对四大名著初步的认知就是从父亲那里听到的《西游记》故事,那也是我第一次了解课本之外的东西,父亲是我对人生真善美理解的启蒙老师,让我明白了善恶、美丑、好坏之分。

  伴随着父亲讲故事的时光,我们也逐渐长大了,我能够独立看小说了。我特别喜欢看连环画,当时新华书店的《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四大名著连环画是每周来几集,因怕买不上,上下集连接不上,每个星期天,我都要到新华书店排队去买书。父亲特别疼爱我,知道我爱看书、买画书,经常会避开哥哥、姐姐他们,悄悄塞给我一些零花钱,让我去买书看。

  现在想来,父亲给我们讲故事的时光是多么美好,多么令人怀念。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增加,我们与父亲相处的时光也渐渐地少了。

  1984年12月15日,我参加工作了,被分配到麦盖提县工作。那时喀什到麦盖提每天只有一趟班车,算是长途了。旅客们乘坐的都是那种老式的解放牌公共汽车,公路基本上都是土路,有部分石子路。一天一趟,一走就是一天。知道我有自己的工作了,父亲特别高兴。出发的那天,父亲早早地起来做了饭,拖着我的行李,把我送到车站。刚参加工作的我,特别兴奋,不知道什么是离愁。父亲从我上车到车子开出车站,一直站在那里,叮嘱我要好好工作,不要担心他们,说着说着,他的眼圈就红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流眼泪。和所有的故事一样,车子走了好远,我回过头,看到父亲一个人还伸着脖子,站在瑟瑟的寒风里,一直望着车辆离去的方向。望着父亲逐渐模糊的身影,一股暖流、一股酸涩一齐涌上心头,那是我第一次体味到父爱和离愁。

  二

  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开了一辈子的车,也行了一辈子的善,有着朴实、乐于助人的品格。那时候,一个单位只有一辆车,人们的出行工具就是自行车,但是遇到谁家老人、孩子生病、生孩子要送到医院去,靠自行车是无法完成的,他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父亲,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深更半夜,父亲不管出车回来有多累,有时刚把饭碗端在手里,只要他们一说情况,父亲都毫无怨言地放下碗筷,向单位汇报后立即开上车,帮助他们把病人送到医院去。这些平常的举动,在单位干部职工的眼里,是一个善举,是值得尊重的。

  在父亲遗体的告别仪式上,父亲以前的老领导、老同事、老朋友全都闻讯而来,单位上许多职工,都自发地来送父亲最后一程,他们有的是听说的,有的是口口相约结伴来的,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那么多的人,作为子女的我感到十分欣慰,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触和痛楚。

  三

  在我的记忆里,尤其是近10多年以来,因为工作忙,回去的机会越来越少了,与父亲相处的机会也不多,每次与父亲通话时,父亲开口就是要努力工作,闭口就是要休息好。说得最多的就是:“家里都好着呢,放心吧,好好工作!”“你忙吧,好好工作,要多休息。”这几年春节,父亲从来不要求我们回去过节,每次都说:“你们事多,工作要紧,你忙你的事,过节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每次都是轻描淡写地说,让我们不要担心。

  父亲对我们从来没有过多的要求,总是怕麻烦别人,对我们子女如此,对朋友也是如此。一次,与父亲一起进疆、多年的好友,给父亲打电话说想去看看他。父亲在电话中说:“我在乌鲁木齐呢。”实际上父亲在家,由于那位叔叔的腿不太好,听到父亲在家的话,就一定要去看他,父亲怕他不方便,不想给他添麻烦,所以说不在家。

  为了和我们、亲朋好友联系方便,父亲在家里安装了一部座机。经常会有人打电话到家里去,送一些水果、时令菜看望他们。我知道后,对他们发脾气,你不会说你不在家吗?要这些东西干啥。当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忽略了父亲的感受,“电话在家里响起,我以为是你们打来的,哪知道是别人的,我接了又说我不在家,不合适吧,这不说假话吗?”父亲感到十分委屈。

  后来,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父亲毅然把家里的座机关停了,与那些老友们失去了联系,许多亲朋好友都联系不上父亲。我现在终于明白、理解了,父亲的晚年,是需要朋友的、需要陪伴的。可是父亲为了我们,连朋友都失去了联系。

  有时也想让父亲他们到县上来住上几天,但每次也是早上来,晚上回;有时来一天,连一面都见不上,都是在电话中说,“我来了,我们走了”。我让他们住一晚上再走,他们总是说,“你忙吧,我们没事。”现在想想,时间再紧、再忙,吃顿饭的时间还是有的。父亲他要求得一点也不多,他们花上几个小时,专门过来也就是想看看我,只是想和我吃顿饭而已,多和我相处一会而已,可是我却连这些细微的、普通的家常情感都不能满足他们。

  四

  2017年7月13日,我到喀什去看他,由于母亲到乌鲁木齐去了,父亲一个人在家,脸上有些浮肿,我感觉他不对劲,让他去医院看看,他说去看过了,说没事,就是脚肿了,医院开了药,让我多泡泡脚。我让他随我到县上去,父亲说不去了,去了给你添麻烦。我说去吧,至少一天三顿饭有保证。他说再等等。

  回到县上后,我还是不放心,托朋友把父亲送了过来。那几天,也正是重点工程忙碌时,晚上十二点多回来后,一进门就看到父亲靠在沙发上睡觉,问他怎么不睡床,他说在床上睡不着,靠在沙发上还舒服一点。我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就这一杯水都让父亲念念不忘,在医院里还一直对我母亲说:“卫华,他那么晚回来,那么累,还给我倒了一杯水”。父亲对我们的爱就是无偿的给予,而我只是一个平常的举动,父亲却一直感念、牵挂在心。这也说明我平常对父亲的照顾太少、相处太少,让我对父亲的愧疚更深了。

  第二天早上,父亲的病情好像严重了,于是赶紧把父亲送到医院,医院诊断后建议转到地区医院去。由于那天晚上下着大雨,因想着重点项目推进的事,就让在邻县工作的儿子过来送父亲去地区医院。送到地区医院后,也没有去看成;后经过确诊后,要转到自治区医院去。由于第二天有视频会议,想去送也没有送成;中午父亲上飞机之前,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父亲说:“现在好一点了,不痛了,放心吧。”当时,我也没想到父亲会走得这么快,才两天,还没有开始治疗,父亲就去世了。

  德国作家弗朗次·卡夫卡说:“什么是爱?这其实很简单。凡是提高、充实、丰富我们生活的东西就是爱。通向一切高度和深度的东西就是爱。”

  父亲对我们的爱,就是一种平凡的、普通的爱,但却是充实的的爱;父亲用爱丰富了我们的精神和灵魂,给了我们一种无法逾越、伟大的爱;父亲的言行一直影响着我们,激励着我们脚踏实地、不断前行,让我永远铭记。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李俊梅

关于我们

Copyright (C) 2016 www.host2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传部主管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991-2384777

新宝GG彩票举报热线:0998-2673718  2673715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新ICP备150037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