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土陶——六世土陶传人授业海外弟子

2016-07-21 13:12:00来源:喀什旅游网作者:

   

  收藏一件出品自喀什老城祖农家的土陶,或碗或杯或花瓶,是每一个老城游客的首选。

  吐尔逊卡日·祖农在老城阔孜其亚贝希巷的房子半是作坊半是家,访客络绎不绝。但他依然感到些许遗憾,作为这个土陶家族的第六世传人,“第七世”恐怕要花落旁人。

  祖农家的土陶名气太大,以至于你在老城只要打听祖农家,人们都会说:“哦,就是住在高台那里的祖农。”

  高台在喀什老城的东南,直面穿越喀什的吐曼河。事实上高台本身就是吐曼河泥沙陈年累月的淤积。由于取材的方便,制作土陶的匠人就在高台上搭建了民居,筛选黏质的河土制作各种陶瓷家什,延续至今。

  陶器在喀什有着久远的历史。1972年,在喀什市西南50多公里的乌帕尔陆续发现4处距今六七千年前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出土的陶器是手制夹砂陶,器形有罐、钵、盆、瓮、小杯等。

  祖农世家依靠传承上百年的“土味”家喻户晓。祖农阿西木阿訇是吐尔逊卡日·祖农的父亲,已经去世。所有的手艺连同作坊、住房都传给了吐尔逊卡日。迈进他家门的那一刻,时间仿若倒回了四百年。

  “我的土陶必须是古朴的,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加工,我的爸爸,爷爷、爷爷的爷爷怎么做的,我现在就怎么做。一定保持了以前土陶那种最初的形态、最自然的色彩。”吐尔逊卡日说。

  没有电动的匀速马达,吐尔逊卡日用脚蹬一个皮带传动的胡杨木质转盘,转盘正中的泥坯根据他需要的速度或快或慢,泥坯就在手中或是挤或是鼓地有了生命。

  “现在市面上的陶瓷技艺都变了,用电、用模子压,那样的谁都能做出来。现代工艺取代了传统,大量的工业化生产的陶瓷商品冲击了我们,土陶不再是喀什人的必需品,生意也停滞了,高台上的土陶匠人慢慢离开了,剩下来的土陶匠人也都用电或者天然气驱动轮盘,半自动化完成整个制作土陶的流程,产量大,生意自然好些。”但在吐尔逊看来,这多少让土陶失去了拙而朴实的美感。“是不是要坚持沿用古法传承,我自己也曾经恍惚过。”他说。

  显得破败而杂乱的老城从2009年起开始得到修缮和加固,由此带来的游客的增多为他的土陶作坊带来新的生机。“我做的土陶,内地还有日韩游客特别喜欢,作品一批一批的买去;有一个博物馆的专家看过我的制作方法,说我完整保留了维吾尔族土陶制作的原始形态;还有一个民俗学家看过我的制作,听我倒了苦水后说一定要坚持。”

  “我现在能够继续坚持,也因为旅游发展起来了。我不给我的作品定价,买家觉得多少钱合适就是多少钱。只要他欣赏我的技艺我就满足。为了满足顾客的需要,我常常去商店看看现在流行什么新款式,回来就做出新的款式。”吐尔逊卡日把一个房间改成了作品陈列室,用于展示和出售他的手工土陶。他在店里放了留言本,各国游客在上面留言,有汉语、英语、阿拉伯语、俄语、韩语、日语等。

  来自世界游客的认可帮助吐尔逊卡日的土陶完成了从喀什人日用品到喀什传统文化遗产的转变。不过,“三个女儿出嫁了,一个儿子读了警官学校,他们不可能再继承我土陶的手艺。我曾登过广告,但这项技艺却越来越不受年轻人欢迎。”

    “我不在乎给外姓人教,只要能够传承这项手艺,我的土陶就能一直留在人们的生活中。”吐尔逊卡日说。

    “有两个韩国留学生几次登门要跟我学手艺,他们坚持在我这里学了两年,我给他们取了维吾尔族名字‘依沙江’和‘玉米提江’,他们,就算是我的嫡传弟子。”

  “我家四代人都住在高台民居这幢房子里。它就像一个历史博物馆一样保留了维吾尔族土陶技艺的原生态。我要是死了,这个房子要留给国家,让国家保留它,保留它这样原始的风貌。”

  从吐尔逊卡日高台上的作坊出来,面对的就是蜿蜒而来的吐曼河,吐曼河冲刷沉淀的高台就是养育这个土陶世家的土壤,极目之外的天山依稀盘桓在天边。“母亲去世的时候,只对我说,你身上有传承民族手工技艺的责任,要坚持下去。现在,技艺给了弟子,作坊留给国家,我还有什么遗憾呢?”吐尔逊卡日说。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刘喜莲

关于我们

Copyright (C) 2001-2015 www.host2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喀什地委宣传部主管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1-85196540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新ICP备15003762号